历史人物朱泗生平探疑
2019-04-07 02:39 来源:未知
历史人物朱泗生平探疑
阳江日报

  一段时间以来,记者经常在网络和电视上获得有关朱泗的信息,印象中朱泗算不上德清名人,至多是个历史人物,主要与新市永灵庙有关,被人提得多了,引发了好奇心,作了一些探究。

  关于朱泗(279—322),明、清《德清县志》和《新市镇志》人物传中查无此人。而与新市有关的吴潜、游似、陈霆等都能查到,就连给朱元璋写了一封信的王升也有。难道历史上无此人?

  原来朱泗是被列入坛庙的神。康熙《德清县志》有较为概要的记载:“永灵庙,在新市镇。神姓朱,讳泗。父煦,三国时朱然之弟,从军于司马氏部下。晋咸宁中伐吴。煦妻从行伍至镇娩焉。神生十岁,博记书史。比壮,勇力过人。江左立国,神出应募,永昌元年,王敦反,神冒阵而亡。泰宁二年,追封镇国大将军,自后屡形梦于族人,欲于新市守土,以阴福斯民。于是治庙于此。宋绍兴五年,赐‘永灵’额。明列之神典。”从这段记述可知,朱泗是人又是神。

  奇怪的是,据此记述,这样一位有名门背景、死后被追封为镇国大将军的人物,除了德清的志书作为神来记载外,正史中找不到任何踪迹,他的父亲朱煦也无从查找,这是有悖常理的。

  记载中,朱泗的伯父是朱然,正史中介绍朱然的资料丰富。朱然(182—249)丹阳故鄣(今浙江安吉)人。三国时期吴国名将,曾任征北将军、永安侯、当阳侯、车骑将军,最后官至左大司马、右军师。记者从记载中发现,朱然本姓施,叫施然,因过继于舅舅朱治,改姓朱。但是,施然改姓朱,其弟施煦不会随之改姓,弟的后代更不会改。施然的侄儿怎么会姓朱呢?

  进一步查找德清及新市镇历代志书,有了发现。其实关于朱泗姓什么的问题,新市的古人早有疑惑。清顺治《新市镇后志》在介绍永灵庙之后有一段注解:“按史,朱然,朱治姐子,本姓施,今庙西为施家巷,疑神亦施姓,庙或即其故居。顷见施氏家谱,云神出继于朱,与史说合。”意思是,朱泗本来叫施泗,后来过继给了朱治,所以姓朱了。这段注解,发现了疑问,但弄混了过继之事。

  晚清著名学者、朴学大师俞樾对朱泗生平作了考证,在他著的《春在堂.杂文续编一》中有一篇《永灵东庙碑》,此文用一半的篇幅对朱泗作了考证,记者把它译成白话文:我考证了三国吴志,朱然本姓施,是朱治姐之子,朱治开始没有儿子,过继施然为儿子,所以施然姓了朱。而朱然弟煦查不到,大概失传了。朱然是安吉那里的人,在余姚、绍兴为官,他弟煦可能同行,经过新市生了儿子泗,这说得通。但是,朱氏世代是吴国的将领,在晋咸宁年时,吴国还在,煦是他们的人,怎么会从晋伐吴,即使伐吴,也不能到达这里,县志记载可能失实。永灵庙原来有宋元符二年(1099)碑记,说神为凤阳府人,凤阳府自明代才设置,怎么会出现在宋代碑刻上,不用说这是假的。说神生于施家巷,以吴志考证,朱然本施姓子,至五凤(254-256)中,朱然的儿子绩要求还施姓,因此施家巷肯定是神的故迹。我只是觉得神的灵爽至今不能替代,可惜正史无法证实,写了这些,以使之与正书相合,所以表达出来,以使后人相信。愿后人更加敬神,而被神赐于更多。

  俞樾不愧为朴学大师,考证有据有理,他对朱泗的生平生疑,考证后,虽然没有明说朱泗姓施,叫施泗,但字里行间不言而喻。

  由此可知,古人也对记载中的朱泗生平存疑,遗憾的是,之前已把永灵庙之神定义为朱姓,又搞混了施然与施泗过继之事,或找不到确切的证据予以更正。那么永灵庙之神究竟是姓朱还是姓施?

  朱然本姓施,其弟弟和侄儿应该也姓施。从这条线索或许能查到施泗的生世。反复查找,正史文献中还是没有施煦、施泗的记载。但在上海崇明人施兆章编的《施氏家谱》和《历代施姓人物传》中查到了施煦、施泗父子。

  据记载,施姓发祥于鲁国,即今山东西南部,后迁江苏、安徽的泗州一带。到了三七世施延,于东汉末年避居越地乌程一地(今安吉县),为吴兴郡施氏始迁祖。三八世施崇,是清河太守,娶了安国将军、毗陵侯朱治胞姐,生三个儿子(三九世):施然、施煦、施鲤,朱治当时无子嗣,很喜欢外甥施然,请求立为子嗣,施然从此改名朱然。朱然弟施煦,字复名,是大司马部下荡寇将军,享年九十。娶了申氏,晋咸宁中(275-280),伐吴,行军途中产子施泗(四十世)。四十世中还有朱然的儿子施绩、施纲,这证明后来朱然的儿子确实还了施姓。《施氏家谱》和《历代施姓人物传》对施氏家族中有名望的人都有注解,施泗没有任何注释,看来施泗未入名人之列。施氏的四一世中无施泗的后代。

  为了进一步予以证实,记者又请安吉县地方志研究人员查找,在续编于二十三年(1934)的安吉《施氏宗谱》中查到了施煦、施泗父子,其亲属关系与施兆章编的《施氏家谱》一致。

  再来看《故鄣朱氏宗谱》,朱然与朱治的关系在“显宦”篇附记中是这样记载的:“治姊子曰然,本姓施,初治因未有子,启孙策乞以为嗣,故顶朱姓,后治生才及纪。然子绩于五凤中表还为施氏,则其后必无更混为朱氏之理,特记此,以便览。”这一记载与《施氏家谱》及俞樾的考证一致。证明改姓的是朱然,不是施煦、施泗,而且朱然的儿子,也就是施泗的堂兄弟一辈又还了施姓。

  把以上的史料与德清志书中有关朱泗的记载作对比,《施氏家谱》《施氏宗谱》中的施泗就是新市的朱泗。由此可知,新市永灵庙之神确实不叫朱泗,而是施泗。

  明正德《新市镇志》中有一篇《永灵神号加封记》写于南宋嘉泰三年(1203),这是现有史料中有关朱泗的最早记载。但是,此文中有关朱泗生平的记载只有:“朱泗郡人也,墓去镇东北三里,耆旧相传,侯当晋怀帝朝为将,有功,殉忠死敌,庙食此土。”这几个字,值得注意的是,这不是来自史料的记载,是“耆旧相传”。到了明正德十一年(1516)修《新市镇志》时,对朱泗的生平有了较详细的记载。这些信息来自哪里呢?答案在该志的墨迹一节朱墓圩石碑的记载:元代至元年间(1264—1294),县东北的全家村有的乡民,在朱墓圩中发现一块倒伏的石碑,已断为4截,叫人拼凑了起来。请“好事者”读识碑文。上面记述的是朱泗的情况,便抄录藏于家中。又记述,今志中关于永灵庙所述的内容大略来源于郭氏抄录的碑文。圩就是朱泗的墓地,听说断碑现在还在圩中,但剥蚀严重,已经不可读了。

  问题就出在这块残碑上。根据描述,元代乡民发现的是朱泗的墓志碑。古代有身份人的墓一般设两块碑,墓碑和墓志碑,墓碑立于墓前,墓志碑置于墓穴中。墓志碑分盖和底,盖上刻死者的谥号及名讳,底刻铭文,记述死者生平事迹。墓志所刻文字细小,密密麻麻不易读识。根据记述,发现的只是刻铭文的碑,而且是被盗挖遗弃的残碑,让“好事者”识别这样一块拼凑的残碑,其识别准确度可想而知。字迹相对清晰的可识别,模糊缺失的只能作大致判断。况且,古人写墓志不直呼死者的姓名。比如胡渭的墓志铭是这样表述他的名字的:“按状,先生名渭,初名渭生,字胐明,东樵晚年自号也。”明代沈戬谷写《重建永灵西庙碑记》时,是这样介绍神的:“……故大司马右军师朱然弟煦,从军司马氏伐吴,转战至市,诞神于市之施家街,命名曰泗,志本泗人也……”长长的碑记从头至尾只有名“泗”,没有姓,读碑之人看到“泗”是朱然的侄儿,自然认为姓朱。发现的墓志碑应该也是这种情况。加之宋代的《永灵神号加封记》中写的是朱泗,先入为主,遂把“泗”误判为朱泗。事实上,写《永灵神号加封记》的南宋嘉泰三年(1203)到发现残碑的至元年间(1264-1294)只隔了几十年,很有可能,乡人早就发现过这块残碑,予以大略识别,之后成为加封记中“耆旧相传”。这是施泗变为朱泗说得通的原因。

  施泗是安吉人,怎么会出现在新市,成为永灵庙之神?综合史料可知:施泗的父亲施煦是晋司马氏部下,曾任荡寇将军,西晋咸宁五年(279),晋伐吴国,施煦带着怀孕的妻子行军至现在新市镇这个地方,妻子突然要分娩,他便将妻子安置下来,自己又出发了。不久施煦妻生下一子,取名施泗。后来施泗应征入伍,东晋永昌元年(322)在平息王敦反叛时战死。太宁三年(325),朝廷下诏,此前尽忠朝廷而死在外地的,可追加封谥,死者家乡可立庙以祀神。施泗被封谥并立了庙。后来施泗屡托梦于族人说:“吾欲于吾所出新市建祠守土,以阴福斯民。”于是,族众来到新市,为施泗立了庙。立庙的年代,据记载,唐文宗(809-840)之前肯定已有。明人沈戬谷在《重建永灵西庙碑记》记述为晋代已立,这也是有可能的。

  根据新市镇志记载,施泗的庙立于镇北施家巷,为何要立于此地?因为施泗的母亲随夫出征,途经这里,施泗意外降生。当然,施泗出生时,还没有新市,这里还是一个村落,不会有街巷。立庙时,陆市之人已迁居这里,有了新市。为了却故人的托梦,安吉施泗的族人来到这里建庙、看护,有的留了下来,定居在庙旁,在此繁衍生息,逐渐形成了一条以施姓人为主的巷子,这个巷子被后人名以施家巷,即现在的西庙弄。

  前面已经提到,新市有施泗墓,墓地在新市镇东北三里,始建年代无考,元或之前就被盗挖,所立年代应该很早,有可能在建庙的同时就修建。但这不是埋葬施泗尸骨的墓,是藏弓剑的,相当于衣冠冢。

  据《新市镇志》记载,新市为施泗立庙后,庙神屡屡显灵,可助人拒敌,可防洪抗旱等等,于是香火越来越旺。五代周广顺中(951-953)神始封保宁将军。北宋元祐元年(1086)又建东庙。南宋又立南庙。南宋绍兴五年(1135)赐永灵庙号,九年(1139)改封显佑侯,后又封灵感公等,加封不绝,庙的规模和名声越来越大。

  在新市,记者询问了很多老人,他们都知道永灵庙,但问庙中供的是什么神,有的人不知道,有的说是灵感公,没有人说是朱泗。这正常,一般敬神的人只知庙名和神的封号,并不知神的真名,更不会去了解神的出典。但是作为史学研究,则要弄清来龙去脉。晚清朴学大师俞樾写《重建永灵东庙碑记》时,就把永灵庙之神以人来看待,探究了他的生平,希望这个人物与史实相符。记者也是这么想的,分析德清志书中“朱泗”的记载,除了俞樾提出的疑问外,还有一些问题需要解答。

  施泗(279-322)是朱然(182—249)的侄儿,可是两人年龄相差97岁。如果施泗的父亲施煦与朱然是堂兄弟,很正常。根据《施氏家谱》记载,施煦是施然胞弟,这就有疑问了。但深入思考,也正常。封建时代一夫多妻,朱然是其父年轻时所生,施煦是老来得子,兄弟年龄相差几十岁是可能的。而施煦生施泗也是老来得子,《施氏家谱》记载,施煦活到九十岁。

  朱治、朱然都是吴国的名臣,记载中朱然的弟施煦是随司马氏部下伐吴,对此俞樾有疑问。但是仔细分析当时的时代背景也能理解。咸宁五年(279),也就是施煦转战途经新市,产施泗这一年,晋大举伐吴。这时朱然早已去世,吴国的气数将尽。第二年(280)吴国就灭亡了,晋统一中国。应该说,这之前很多吴军已经成了司马氏部下。

  施泗生于新市,长在哪里呢?记载中很明确,施泗是意外降生新市,他必定要随父母回自己的家。况且,施氏是安吉的望族,父亲施煦曾任荡寇将军,官宦人家。施泗不是孤儿,他父亲活到九十岁,又是独子,不可能寄养在外地。从施泗死后托梦要来出生地新市守土这一说法,也证明了他不生活在新市。因此新市镇志记述的“神生十岁,博记书史。比壮,勇力过人。使弓马。尝因大旱,远运洋漾之水,以纾民力。”只是对神的颂扬、塑造,不代表事情出于此地。

  综上所说,新市永灵庙之神朱泗实为施泗,他是真实存在的人。施泗因偶然降生于新市,与新市结缘,但他不生活在新市。亡故后托梦至新市立庙守土,从此成为当地百姓、官员敬重的神。施泗是人的时候,鲜为人知,成神之后,阴福斯民,被不断加封,妇孺皆知。记者在此探究的是施泗这个人,因此必须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来分析判断史实,该什么,就是什么。至于永灵庙之神“朱泗”,探究的是一种民间信仰,一种文化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