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车企该怎样写好疫情大考答卷
2020-04-07 00:22 来源:未知
中国车企该怎样写好疫情大考答卷
阳江日报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停工停产的汽车企业越来越多。截至目前,全球已有超过100家汽车工厂停产或已有停产计划。市场研究机构IHSMarkit的分析报告显示,欧洲工厂的平均关停时间为13天,该地区汽车总产量预计将因此减少超过88万辆。北美工厂平均关闭时长为6天,该地区产量将减少47.8万辆。

  有些人觉得工厂停产不就是放几天假吗,没什么大不了,但实际情况要糟糕得多。业内人士指出,疫情之下的工厂停工将会影响整个行业的财务状况,没有企业能够幸免。一般而言,汽车组装制造工厂运营成本是每天数百万美元,每关闭一天就会产生一笔巨大的损失。以北京奔驰这种体量的汽车企业来看,其疫情期间停产一天所造成的经济损失超过4亿元人民币。实力较强的车企停产几天还能撑住,再久就需要筹集资金渡过难关了,而实力弱的车企熬不住就得破产。

  显然,对抗疫情,干熬着是不行的,得想办法减少损失。转产,这是许多车企首先想到的自救之策。路透社近日报道,受疫情影响,意大利最大的医疗器材制造商Siare Engineering工程公司,向法拉利和菲亚特两家汽车制造企业求助,希望后者参与转产呼吸机设备。说是求助,其实车企们巴不得跟人家合作呢。而在此之前,福特、本田、劳斯莱斯、捷豹路虎等车企已经开始制定转产计划,生产呼吸机等医疗设备。

  在转产这事上,中国车企明显反应更迅速,而且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早在2月初,上汽通用五菱汽车就联合供应商将无尘车间改造成14条口罩生产线口罩生产线条一般医用防护口罩生产线万只。紧接着,比亚迪汽车宣布投入口罩和消毒液生产,在2月中旬量产出货,2月底口罩产能达到500万只/天,消毒液产能5万瓶/天。而广汽集团不仅与供应商合作生产口罩,还自行设计制造口罩生产设备。对于国内车企转产医疗防护用品,有评论称,这些企业的加入,助力扭转了疫情防控用品市场供应紧张的局面,不仅体现出企业的责任和担当,更显现出其快速灵活的变线能力。

  应对疫情,变线能力是一个考验,而更大的考验,则是如何对疫情带来的市场影响进行准确预判,以及如何对后疫情时期的经营战略进行调整。尽管多数业内人士对后疫情时期的汽车市场持乐观态度,如知名汽车市场调研机构J.D.Power在近日发布的报告中称,与飞机座椅和食品不同,汽车是耐用品,“汽车行业历来都有能力把短期销售中断而产生的销售损失弥补回来”,但这种心态上的乐观并不能直接转化为销量上的乐观,因为这取决于后疫情时期的经济环境、政府可能实行的刺激措施、消费者的购车意愿等多种“高度不确定”的因素。把宝押在自己无法掌控的外在条件上,就应考而言,这不是做题而是蒙题。

  就如同“危中有机”这种说辞,听听而已,当不得真。灾难就是灾难,损失就是损失。而面对未来,所谓“机”不过是好了伤疤别忘疼——从这次疫情中能悟出一些道理,并将其融会进企业战略之中,这才是正确的选择。据悉,吉利控股集团日前已先期投入3.7亿元,启动了具备病毒防范功能的“全方位健康汽车”研发工作。吉利总裁安聪慧说:“新冠肺炎疫情防范是一项需要全社会长期努力的工作。汽车作为广大消费者常用的交通工具,使用频率很高,流动性也很大。在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共享化的汽车‘新四化’发展方向的基础上,汽车企业应该致力于研发有助于防护驾乘者健康的产品。这也将是吉利汽车长期投入、持续投入的重点研发方向之一。”

  不用把“全方位健康汽车”夸多好、抬多高,其实它只不过是吉利对疫情之痛的一个直接反应而已。至于有人说,疫情之后,汽车线上销售将不断扩大规模,而用机器代替人工也将成为大趋势,汽车制造企业自动化率将会加速提升,这事实上也是疫情施加压力的一种转化。

  事实上,汽车市场一直未停止洗牌的过程,这次疫情只是将洗牌的速度加快,将一些成绩差的学生提前筛选出来而已。而平时就爱学习且准备充分的学生,在这次疫情大考面前的表现只能说还算可以,没有考砸。当然,当前全球疫情形势依然严峻,疫情大考仍未终结,接下来所有汽车企业还会面临各种挑战。而要写好自己的答卷,不仅要看过去的经验积累,更要看现实的应变能力和对未来的预断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