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宝安:我国老年福利制度的发展困境与出路
2019-04-26 21:57 来源:未知
宋宝安:我国老年福利制度的发展困境与出路
阳江日报

  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城镇居民养老保险、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新型农村养老保险、廉租房制度等惠民制度与工程,大大改善了老年人的生存状况,总体上实现了“老有所住、老有所养、老有所医”。对于政府所给予的优惠、补贴政策,大多数老年人基本满意,体现了惠民政策,深得民心。

  2011年新年伊始,老年益保障法修订草案第十八条新增内容,“赡养人与老人分居的,应该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人”。将老年人的精神赡养问题提升到法律层面,这在中国的社会保障史上是一次历史性突破。

  据统计,至2008年全国(未含港澳台地区)共有收养性社会福利单位38593个,是1978年的4.5倍;床位146.8万张,比1978年22.6万张增长549.6%;收养110.9万人,比1978年16.3万人增长580.4%。各地针对老年人口日益突出的问题,除了大力发展机构养老外,还纷纷为老年人开展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的多层次的养老服务,使社会福利从单纯的院内走向社会大众,拓宽了社会化的路子,也保证了老年福利制度的可持续性。总体来说,国家的老年福利事业获得了长足的发展。

  一方面,在资金投资主体上,政府仍扮演重要角色。“当老年社会福利的经费来源主要依赖政府拨款与资助时,就极有可能导致有限的福利公共支出与日益增长的老年福利需求之间的矛盾,从而制约老年福利水平的提高,甚至有可能降低老年人的平均福利水平。”

  另一方面,在老年社会福利服务主体上,仍然以家庭为主,社会性养老机构发展得不尽人意,表现为目前养老机构供给远小于需求。

  表现为老年福利服务行业的专业技术人员比例少,目前多为下岗工人且没有经过专业培训。同时,在校社会工作人才数量远小于需求且实践能力差,缺乏耐心,没有足够的服务意识,无法确保服务质量。此外,志愿者队伍也不成规模,往往流于形式,多为临时性组合,制度化水平低。

  我国尚未出台一部专门针对老年人的社会福利法典,在第三部门的扶持政策上也缺少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已有的法律也存在着笼统、缺乏相应的细化单行法规以及有要求无惩罚的问题。

  1、在养老方式的选择上,老年人有寻求家庭以外帮助的需要随着计划生育实施带来的家庭结构的变化、人口流动性的增强、现代社会生活节奏的加快以及社会竞争的激烈化,家庭养老功能在被逐步地削弱,家庭保障也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单纯依靠家庭养老已经不适合当今的人口老龄化形势发展需要。据推算我国约有3250万老年人需要不同形式的长期护理,目前5%的老年人有入住养老机构的愿望,且将逐步增加。因此,老年人有对社区帮助的需要,有对居家养老的需要,也有对养老机构的需要。

  根据中国当前的经济水平和文化传统,中国是可以逐步满足这一需要的。从经济水平来看,中国目前经济总量已跻身世界前列,2010年GDP达到401202亿元。据统计,2010年全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达1.7765亿,如果按照预计5%的老年人有意愿入住养老机构,且政府给予每人每年600元补贴的标准,那么预计补贴53.3亿元,约占GDP的0.01325%。可见,按照目前的国力,将GDP一部分用于安老工程并不困难,对于社区养老服务和机构养老加以经济上的扶持,并不需要巨大的社会成本。从传统文化来看,中国素有“敬老养老”、“自强、自立、自尊”及“守望相助”的文化传统,上述文化传统为有效整合家庭、社区与机构福利资源提供了价值基础。因此,在未来,广泛开展社区服务、多渠道扶持养老机构是必要且可行的。

  当前我国的社会福利遵循“广覆盖、低标准”的原则,已有的福利仅仅能维持基本生活,停留在“老有所养”的初级层面。提高老年人的福利水平是未来老年福利的趋势,凭借当前的国力,困难并不很大。

  据此,一方面应在保持经济发水平适度增长的同时,不断提高社会福利水平;另一方面,应适当控制内地社会福利水平的增长速度,避免因福利增长过快而重蹈福利国家的覆辙。

  当前老年人普遍愿意参与社会,寻求自身发展。我国全国性老年群众组织已经达到30多个,基层老年群众组织42万多个。此外,我国基层老年人协会已达79.21万个。老年大学的报名人数也逐年增长,“十一五”期间,老年大学学员数量将超过1000万人。体现出老年人“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雄心与期望。

  动员社会力量满足老年人自我实现的需求,积极开办老年大学、发展老年群众组织等福利服务机构,显得比以往任何时期都必要。

  构建政府引导,市场机制适当引入,非营利组织做补充的机制。具体来说,政府制定系统、健全的法律法规,为整体老年福利制度的运行提供健全的法律环境。鼓励老年福利领域兴办机构,分层次为不同需要的老年人提供服务,在竞争的压力下,提高老年福利服务质量。政府在此过程中负责监督、维护老年福利市场秩序。同时,大力扶植非营利组织加入其中,每年以一定标准对其进行补贴或免税,并随时监督,定期检查,完善形成“公助民办”的福利格局。此外,还应该采取措施鼓励社会捐助、慈善事业的发展,引入多元化投资机制,解决老年群体需求。

  一是要制定专门针对老年福利的法律法规,改变目前法律分散、主体不明确的状况。二是要建立社会福利项目的管理与监督机制,以及多部门的制衡机制,确保法律的有效实施。三是要对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实施必要惩戒,维律的权威性。

  社会福利法制的系统化、专门化,将是中国社会福利真正走向制度化、社会化并获得健康发展的基本条件。

  老年社会福利服务水平的高质量离不开专业的社会工作人才,应该积极促进社会工作职业的专业化。一是要建立社会工作就业资格制度和社工职业等级制度,使得社会工作成为一种体面的、受人尊敬的职业。二是要改进当前社会工作人才的培养方式,变重理论轻实践为理论与实践并行。三是要为在职的老年福利进行专业知识培训,包括老年人卫生保健、心理关怀和康复等专门的服务技能。四是要大力倡导志愿服务工作,宣传志愿服务理念。企业为了培养员工的奉献与团队精神,每年抽出一段时间,让员工从事志愿服务工作。学校将学生的品德评定、升学等与其提供的义工服务挂钩。社会各界积极倡导志愿服务工作,运用社会的影响,使志愿服务成为一种社会风尚和长效机制。

  任何一项制度都受本国经济、、文化等外在环境的影响,适合他国的措施不一定适合我国,适合一省的政策不一定适合他省。因此制定老年福利政策应该随时掌握老年人需求动态,以老年人需求为根基。要建立老年人信息管理数据库,实行省级统筹管理,将来实现全国统筹管理。逐步建成一批专业团队,由包括心理学、医学、社会学、社会保障学等在内的专业人员组成,根据老年人不同家庭条件、不同机体情况等设计最符合老年人需求的方案,从实现最基层的机体保障,逐步发展到最高层次的自我实现保障,促进老年福利的最大化。(发言人:吉林大学社会保障学系宋宝安)(责任编辑:李楠楠(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