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域外适用法律体系:现状、问题与完善
2020-04-26 12:31 来源:未知
中国法域外适用法律体系:现状、问题与完善
阳江日报

  近年来,美国频繁通过具有域外效力的国内法,采取国内法域外适用措施,使得国内法的域外效力和域外适用问题再次成为国际社会的焦点。国家采取不符合国际法的国内法域外适用措施,以及滥用国内法域外适用措施,都会构成对国际秩序和国际法治的冲击和破坏。赋予国内法域外效力并适度进行国内法域外适用,不仅能够保护本国公民和企业的利益,也能够为国际秩序和国际法的发展提供契机。但现行中国法域外适用法律体系的指导思想并不明确,重要领域的立法缺失并导致执法缺位,法律责任规定则过于模糊,基本无法实现上述目标。因此,在现有国际法规则框架下,完善中国法域外适用法律体系,适度进行国内法域外适用,既是深化国内法治改革的需要,也是履行大国责任和深度参与国际治理的需要。

  一般而言,一国国内法,尤其是公法规则,其空间效力范围主要集中于本国管辖领域内。近年来,尤其是在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美国在面临国内新型治理问题和复杂的国际局势时,加大了国内法域外适用的力度,频繁采取单边措施来实现既定政策目标。本文将结合中国现行具有域外效力的相关法律规定与实践,分析完善中国法域外适用法律体系对于中国提升国际规则话语权、应对美国国内法域外适用措施、深化国内法制改革和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的重要意义,并提出具体的完善措施建议。

  国内法域外适用指的是国家将具有域外效力的法律适用于其管辖领域之外的人、物和行为的过程,既包括国内行政机关适用和执行国内法的行为,也包括国内法院实施司法管辖的行为,但不包括国内法院适用双方当事人意思自治所选择的国内法律规则,或者适用冲突规范所指引的国内法来解决争端的行为。此过程所产生的法律拘束力,即为国内法的域外效力。中国法的域外适用法律体系至少应包括两个部分:确立中国法域外效力的规则和实施中国法域外适用的规则。前者主要包括各类具有域外效力的法律规则,后者主要包括各类保障中国法域外适用实施效果的规则。这两部分规则并非彼此独立,而是相互依存和互为保障的关系。

  总体来说,中国现行域外适用规则散见于各类法律和行政法规之中,所涉领域较为广泛,管辖连接点呈多样化态势,国籍、住所、效果、行为、物项、技术和国家基本安全利益等连接点在各类立法中均有体现,部分立法还借鉴了域外较为成熟的立法经验。

  总体来看,现行中国法域外适用规则尚未形成完整的法律体系,且整体趋于保守,防御性色彩浓厚但进攻性略显不足,确立域外效力和保证域外适用效果的规则也都存在不足之处。确立域外效力规则所存在的不足,主要体现在不少领域中确立域外效力的法律规定仍然缺失,以及部分规则是否具有域外效力并不明确。保证域外适用效果的规则所存在的不足,主要体现在法律责任类型单一,无法保证域外适用的实施效果,以及中国法院在域外适用法律体系中的作用尚未凸显。

  作为国际法体系的新晋加入者,中国在与国际规则融合过程中不断探索把握国际规则制定话语权的路径和方法。从国际规则的制定过程来看,规则的内容往往源于一国的单方主张或行为。一国是否能掌握一定话语权,取决于该国在相关规则领域的综合实力。这里的综合实力既包括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也包括提出能为其他国家广泛接受的提案或主张的法律实力。这类提案或主张往往以相应领域中国内丰富的立法、执法和司法实践为基础,而国内法的域外适用则能为这类实践的“扩散化”提供途径,进一步积累国家实践,为中国影响特定国际法规则的形成与发展奠定基础。

  法律是国家外交工作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外交博弈过程中的重要变量。通过法律手段对国家对外主张进行包装和表达,不仅能够适度强化国家对外主张的国际法正当性和道德正当性,还有助于实现国家在特定领域或事项的政策目标。聊五分钱的天吗

  在体现对外攻击性的同时,国内法域外效力主张也具有很强的防御功能,这集中体现为为保护本国利益采取的措施,以及为保护本国私人利益而对他国主张和做法采取的反制措施。保护本国私人利益是国家所承担的重要义务,也是国内法域外效力的重要逻辑起点。